News

最新消息

2016-01-28
金聚金城 系列報導 -序曲
 
   黃河為母,金城為子


   河流,孕育城市的母親。在中國的西北方就有一隅經黃河母親大刀闊斧而過的城市-蘭州;
   蘭州地處乾燥大陸性氣候的環境之內,水源仰賴黃河供給,主食為耐旱生長的麥,
   俯瞰栽種豐滿的麥穗田,一如其別名-金城;
   在遍地金碧輝煌中,我們得以感受,大地母子緊鄰相偎的孺慕之情,也終將習得,飲水,思源。


 
   思.韌.惜


   
見過黃河的闊,就能憶起大地之母豢養人類的雄偉;
   摸過黃河的柳,假想與隱士相伴的離騷光景,以強韌的生命力,相互鼓舞;
   尋覓黃河的石,知曉水漲水歸一如人生機運,
   錯過潮退後情定的那一顆石,進而來之的是下一個淹沒石海、望不穿底的潮漲。​


  000.jpg

 
   花之形,藝之思


   
本次特別感謝國色天香花藝坊之邀,才能與惜花之友相聚金城,薪傳花藝予人之醉。
   一直以來,花藝總被禁錮于插花技法、品種等誤解裡,但朱永安大師傳達的「花藝」從來就不單擺弄花草,而是形與藝,
   行走于花草生命與藝術思維之間,創作者能藉由花草之形、藝術表現來訴諸人生體悟的延伸思想;
   由內做始點,卻又不完全侷限于花草之上,僅利用其材質肌理、光影、形去表達寓意,這何嘗不是對生命一番「敬」呢


  000.jpg

 
   洗心.淨心


   
花草無語,既求理解,首先讓心靈回歸最初心,任由五感自在探尋展場內的象、味、觸及其涵。
   會場裡,朱永安大師從取材於當地黃河河畔的自然質材,遞傳中華民族命脈的中心思想為聯結,
   其生命韌度、向糧食致敬與第  一次踏入蘭州的心觸,皆是表演過程需要淨心品茗的環節;
   與其說又再見一次朱大師掬花捻花的精湛演繹,其實更像透過花藝演出,訴說一場關乎人,關乎域,關乎敬仰之情的生命講堂


  000.jpg


   仰天.敬天

   
在閱讀生命講堂前,入場穿堂早已寫好了序


  000.jpg


  我們抬頭望著那根根金城人最為熟悉的麥穗梗,金黃麥梗凌空中顯得挺拔,白光射耀下散發出浩瀚之勢,你可曾如此仰望過它們嗎?
  那些原以奮力竄出土壤的芽根,儘管再努力長成也不過人類半截高度的作物。
  我們說,生命彌足珍貴,竟糧食作物默默奉獻生命允人類食用,人類才得以衍生生命,
  由此偉大,反思現代大多數人奢靡浪費的生活態度,
  從俯視轉為仰望,意旨重新審視大自然作物與人類之平等性,更藉此向農作致上最崇高敬意​

 

​ 000.jpg  
 

   反轉,只為回歸

   這場表演,其實在觀眾甫入會場之時,已即刻展開了。
   顛覆傳統舞台的設計角度,讓進場的觀眾首先步入舞台,成為作品的一部份,
   接著踏上高粱鋪陳的伸展檯,留下足跡,爾後走下舞台回座賞析,
   從「反轉」的嶄新概念,完全地重置演出者、觀眾、舞台三者間的既定關係,
   又再次提醒著我們觀賞這場表演前,「洗心」的重要性,拋開既定想法,重新看待生命、藝術、大自然與我們之間的相處模式。

 

  000.jpg
  


   舞燭,謝天,敬地

   觀眾入席後,暫留的足跡與舞者開始共同歡退台上點綴的燭檯。
   人與自然相處中,沒忘舞蹈是人類最基礎的工具,古代以舞娛神,以舞敬神,
   恰似此刻肢體與燭光婆娑的光影,正舞動生命萬物興衰枯榮,滿台高粱粒粒烘托出無盡禱告,
   娓娓二胡聲齊揚,全場歌詠著姿態、讚頌著感動,然而燭退竹起,截此,此節,才剛悄悄揭了幕。

 


   000.jpg 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攝影 /  蘇東山
回新聞列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