News

最新消息

2018-08-28
不曾想,燒腦殼,妙!
不曾想,燒腦殼,妙!
芳華花藝學院 7月30日

 
竹芯、八角金盤、綠豆、衛生紙……
當這些素材擺在桌上,作為花藝師的你,會呈現出一幅什麼樣的作品呢?
也許你從沒有想過這個問題,確實,很少有人會想要給自己出這樣的難題。
但在朱永安老師的植物美學創作課上,同學們卻被這些看似莫名其妙的材料
 點
 亮
 了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 
7月24日,朱永安老師在芳華花藝學院首期5天的植物美學創作課程結束了。
從價格創造走向價值創造,是朱老師對大家的期許,也是這門課程開課的初衷所在。
朱老師用10年時間,完成了從花藝界向設計界的華麗轉身。
這10年的寶貴經驗,都被他濃縮提煉在了這門課程裡,傾囊傳授給了同學們。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 
這次課程的學員,有十幾歲的在校大學生,也有在行業裡浸淫多年的花藝前輩。
5天的課程裡,我們看到了年輕人的稚嫩與創造力,也看到了老江湖的經驗與技巧。
每一位學員都是一面鏡子,又都在另外29面鏡子中反觀自己,取長補短,共同學習,共同進步。
 
打破
技術是簡單的,對美學的闡釋和感受才是未來的價值。
——朱永安
 
中國的經濟發展有多迅猛,對價值重塑的需求就有多迫切。在花藝界同樣如此。
課堂上,同學們每天都面臨選擇與挑戰,創意與壓力共存。
朱老師給大家准備的材(nan)料(ti)是,把一些平時做花藝的配角,甚至是從不會出現在花藝中的材質交給大家,與花材一起創造出新的可能。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淡亞妮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蔣楚翰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  △ 吳喬喬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李常升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謝志峰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劉鐵君作品
 
 確立
沒有什麼材料是垃圾,那些看起來普通的材料,往往帶給我們更大的視覺張力。
 ——朱永安  
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
第一天上課,朱老師想聽聽大家對創作如何理解。
 “創作需要不同尋常的想法,普通元素藝術化。”
“創作就是從沒有到有,要會zuo(作),不能被束縛。”
“創作是修心、閱歷、是練手。”
“人的內在力量是本質的創造力。創作是放下自我,成就大世界的美。”
這是同學們的答案。
通過學習和訓練,朱老師教會大家的是,你的作品在你的手裡,更在心裡。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薛科鋒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韓海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羅樂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楊懿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朱永安作品
 
無所不用其極。
在朱老師的“逼迫”下,在同學們一次一次對自己的否定下,出現很多的好作品。
朱老師說,很多同學設計的作品,不亞於相同課程上韓國、新加坡、法國學生所做的設計。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花倫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王子木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梁小艷作品
 
基礎
學基礎危險,不學又不行。
 ——朱永安
 
材料經過解構、重組,作品已經沒有原來的模樣,與我們平常所學習的花藝也貌似沒有太大的干系。
那麼,在藝術創作中,我們所學的花藝基礎到底重要不重要? 
朱老師的解答是:基礎學太久,容易僵化;不學又沒有手,有再大的想法和創意也實現不了。
我們不僅要多讀書,還要多練手。 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韓海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莫敬遠作品
 
認同
所有藝術都希望獲得知音。
——朱永安
 
隨著時代的發展,藝術也是可以觸摸的、使用的、關懷的,不僅具有審美價值,也具有社會功能。
並且,越是那些具有社會議題、人文關懷的作品,越令人動容。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鄧萬裡作品
 
放飛
我來,是幫大家找到自己的風格,不要逼自己做不喜歡的事情,不要被束縛。
——朱永安
 
創作要單純,做事情和做自己最快樂,我們不一定成為花藝藝術家,也有可能成為裝置藝術家,或者花藝表演藝術家。藝術有著不同的面相,希望我們最終找到自己。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
△ 謝志峰作品
 
不曾想,烧脑壳,妙! 

昨天的我已經死去,
明天的我尚未出生。
 
第二期課程再會,別忘了我們的零食約定喲~




 
來源:芳華院 https://mp.weixin.qq.com/s/ItNxxE_OLZf53HasfI7lHg
回新聞列表